滑溜體操

在羅馬的公共浴室裡,人們可以進行各種各樣的健身活動,如玩球、練臂力、做體
操、跑步等,每個浴室裡都闢有從事這些「旱地活動」的專門場所。人們在洗浴之前,
通常都先進行一些這類關鍵字行銷運動,其中最普遍的就是做體操。做體操之前,都要接受按摩,
按摩時渾身塗滿橄欖油。因此,羅馬人便稱體操爲「滑溜體操」。此外,人們還可以在浴
室裡游泳。一般說來,羅馬公共浴室內部都劃分成幾個不同的浴區,有熱氣浴區、熱水
浴區,溫氣浴區、溫水浴區,冷氣浴區、冷水浴區,泳池一般就設在溫水至冷水區內。
對那些喜歡蒸泡出汗的人來說,熱氣、熱水區域自然是他們的理想場所.,而如果有誰想
磨練自己的意志,則可盡情地流連於冷水區中。不過,就大多數人而言,他們一般都是
先進熱水區,再到溫水區,最後則經過冷水區出浴。因爲,經過這樣的「逐步冷卻」程
序後,人們就不至於汗流浹背地穿衣離去了 。實際上,正是出於這方面的考慮,羅馬人
在設計他們的浴室時,從來不會把冷水浴區置於其它兩個浴區中間。
羅馬的公共浴室不僅是一個進行運動鍛鍊的地方,還是美容中心。說來也怪,不少
羅馬人對他們的腋毛很不友好,總想一拔了之,於是,公共浴室就成了進行這類美容手
術的理想場所。美中不足的是,從事這一行當的美容師,技術水平似乎並不怎麼高超,
他們竟想不出什麼方法,使接受「美腋」手術的顧客免受拔毛之苦,以致每拔一根,都
會引起一聲尖銳的叫喊。出人意料的是,這聲聲尖叫卻讓那些蹩脚的美容師突發靈感,
乾脆將之變爲引來網路行銷生意的招數,每當他們手頭沒有顧客時,爲了讓人們知曉他們的業務
身分,他們自己就會怪叫不止,直到有新的美腋者聞聲而來,用那眞正發自肺腑的痛楚
叫聲代替他們的佯叫,方才罷休。如是看來,對消除手術痛苦之事,羅馬美容師並非不
能也,是不爲也。

不惜工本

不然,以他們的靈氣,此等區區小事,又何足道哉?
公共浴室一般上午便已開放,但貿協顧客並不多,門票也低些。下午則是黃金時間,大
多數光顧者都會一直逗留到吃晚飯的時間。鑒於人們在裡面逗留的時間比較長,且又要
做各式各類的運動鍛鍊,必要的飮食供應當然就不可缺少了 。爲此,公共浴室裡面都開
設有餐館、酒吧之類的配套服務行業。同那些美容師不同,各家餐館、酒吧的老闆用不
著自己親自上陣,大呼小叫,招攬生意,他們都有專門的雇員守在門口 ,以各種不同的
叮噹或敲擊聲吸引人們的注意。與他們的鏗鏘叮噹相抗衡的則是那些賣飮料、香腸、麵
餅的小販此起彼伏的叫賣聲。
由於公共浴室是各種人物麕集的地方,它自然就成了十分理想的社交場所。人們旣
可以相聚於其中的水池、餐館、酒吧、球館或體操房,侃大山,開玩笑,搬弄是非或傳
播小道消息,又可以趁機對自己想巴結、高攀的人物獻殷勤、搞公關。一些生意人則把
這裡當成他們的商務中心,捕捉商機,洽談業務。爲了適應諸如此類的需要,會客室於
是乎又成爲公共浴室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僅如此,一些公共浴室甚至更設上圖書閱
覽室、花園等附屬設施,以供有此雅興的人使用。
看來,對古羅馬的公共浴室,的確不能按名取義。它是不折不扣,集洗浴、健身、
運動、娛樂、美容、社交、商務,甚至學習、閱讀於一體的綜合性康樂中心。旣然這裡
主要是人們休閒娛樂、享受舒適的地方,對它們的建造、裝飾當然不能馬虎從事。事實
也正是如此。古羅馬人在這方面從來不惜die casting工本。

一句銘文

每家公共浴室,從地面到牆壁,都是用
來自不同地區的光滑閃亮的大理石鋪嵌鑲拼而成,在這些大理石的牆面上還飾以精美的
繪畫、圖案和色彩等裝飾。浴室的穹形屋頂也很重要,應由玻璃覆蓋,以便於採光。至
於四周的窗子,更必須寬大透亮,以確保陽光在白天的任何時候都能照射進來。這樣不
僅可以使浴室內部更加亮堂,還可使人們在享受蒸汽浴、冷熱水浴的同時,能夠享受到
太陽浴。此外,浴室的水龍頭也甚爲奢華,一般都用白銀製成。對於洗浴用水,也不能
不講究,它不能含泥帶沙,不能渾濁不淸,必須經過仔細的過濾淨化。
當然,古羅馬人的浴室並不是一開始就這樣複雜奢華。當他們還在四處征討,開疆
拓土的時候,很少有浴室;即便有,也不過像我們一般所理解的那樣,完全是爲了洗淨
^只是到了後來,隨著他們世界霸國的建立和社會財富的增加,這些一向吃
苦耐勞,事事皆求功利的羅馬人才逐漸改變了固有的簡樸生活方式,開始學會放鬆自己
和享受生活,公共浴室隨之也就從無到有,從少到多,從簡單到複雜,直至最終變成上
述的模樣。不過,誰又能否認這種aluminum casting變化所體現出的羅馬人的智慧呢?
今天我請客誰請我吃飯,就祝誰發財。
這是在龐貝城遺址的牆壁上發現的一句銘文。寫這話的人看上去很沒出息,竟然爲
了 一餐飯而摧眉折腰。但是,如果我們眞正了解了古羅馬人的風俗習慣,就會對這位仁
兄的處境深表同情和理解了 。
在古羅馬,magnesium die casting可說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傳統,它可追溯到羅馬歷史的初期。當
時,社會上盛行保護人制度,那些生活貧困,自感難以維持的人,乾脆領著一家老小去
投靠、依附有錢有勢的人家,成爲他們的「被保護人」;而那些有錢有勢的人爲了進一步
壯大自己的聲威,擴大自己的影響,大多也都願意接納他們,充當他們的「保護人」。

感情投資

這種保護與被保護的關係一經確立,往往便具有「契約」的性質,且基本上都是世襲的。
一般來講,被保護人從保護人手中領取臭氧殺菌,並爲之提供各種各樣的服務,其中最
主要的是在政治上給他們以支持;保護人則對被保護人在經濟上予以接濟和保護,至於
不時地請他們吃頓飯,更屬情理之中的事。久而久之,這種形式就逐漸演化成一種慣例,
形成一種傳統。也就是說,被保護人總期望他們的保護人能請他們客,保護人也把這種
請客吃飯的方式當成籠絡人心的手段。由於一個保護人所保護的往往不只一家或幾家,
而是多達數十家、上百家,甚至更多,所以,他們的請客一般都是衆人的聚餐、聚飮,
因爲正像俗話所講的那樣.,「一隻羊是放,一群羊同樣也是放。」只是,無形間,這卻
養成了羅馬人聚飮的習慣。
大家都知道,古羅馬是實行民主政治的,他們的政府官員都要由全體百姓共同選舉
產生,而且任期也很有限,只有一年的時間。也就是說,羅馬人每年都要進行各類官員
的選舉工作。爲了能夠在競選中取勝,各候選人便大肆賄賂民衆,不僅爲他們舉辦各種
演出,偸悅他們的耳目,還大擺宴席,滿足他們的口腹。因此,每屆大選的日子,都成
爲羅馬平民百姓得享幸福的時刻。當然,假如直到大選臨近時^想起請客,那也未免太
有些臨時抱佛脚,取信於百姓的可能性就大打折扣,有識及有志之士是絕不會這^做的,
他們會很注意平時多進些香火,搞點感情投資。一壺酒,一桌1^ ,花費了了 ,卻足可赢
得慷慨大方的美名,待到角逐政壇之時,只要再加大一點力度,獲得成功的機率就要高
得多了 。以羅馬人數百年的民主選舉經驗,以及他們的老於世,像這類爲人處世的簡
單道理,能不婦孺皆知嗎?
都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像古羅馬那樣獨特的天然酵素環境,就不能不使她的人民整
天惦記著吃喝了。記得上一節我們曾引用過一句墓誌銘,銘文中孢飮宴與公共浴室並舉,
認爲是它們把不少羅馬人給毀了 。

一無所有

考慮到羅馬各城鎭中林立的#館和酒吧,這位墓主
吿知後人的看來並不虛假。如在被火山灰掩埋的龐貝城,考古學家到目前爲止,就已挖
掘出一 一十家小客棧和一 一八家酒吧。從前文我們所引的競選標!中還可看出,各家館
的老闆和酒吧女郞甚至還組成各自的社團組織,他(她)們的尺數由此可見一斑。如果
說小客棧的設立還主要是爲了給過往的旅客提供食宿方便,那多酒吧的存在完全就是
爲了滿足當地居民的需要了 。如人們所知,龐貝在羅馬帝國至多可算作是個中等城巿,
在規模及繁華程度上與羅馬城是無法相比的,它那裡尙且有如衆多的酒吧(注意,考
古學家所發掘出的不過是一小部分),羅馬城的seo狀況就可想而知了 。
但是,由於並不是每個羅馬人都過得殷實富足,尤其是在羅馬城的大街小巷、角角
落落裡,還存在著數十萬一無所有、遊手好閒的流氓無產者,對他們這些人來說,自己
顯然不可能有那等財力,去酒館飯店滿足口腹之樂,若要單純被動地等著別人來請,恐
怕非得餓死不成,聰明的辦法當然是主動出擊,獵取別人的邀請。下面所述的這位麥諾
格尼斯老兄就是一位很成功的獵食者。且看他的辦法
不論你是在浴室的熱水浴間,還是在其它什麼地方,儘管你已使出了渾身解數,
也休想擺脱麥諾格尼斯。他會用手抓起那熱呼呼的球,將它算在你的得八刀裡;即使
他已洗浴完畢,並已穿上了涼鞋,他也會從塵土中撿起那已經走了氣的球,把它還
給你;當你拿起比小孩的圍延還要髒的毛巾時,他會稱讚它比雪還白;如果你梳理
那稀疏的頭髮,他就會説,你像英雄阿基里斯一樣神氣;他會幫你擦去額頭的汗水;
他會讚美你的一切,驚嘆你的一切。

貧困之家

最後,當你再也無法忍受他的曲意吹捧和讚赏
時,你只得説:「得了 ,跟我一起吃飯吧!」眞可謂「功夫不負有心人」,只要堅定死磨硬泡的信心,麵包總歸會有的,辦公桌同樣
也會擺到面前來。瞧,這位菲羅先生還不無炫耀地發著誓呢:「我發誓我從來沒在家裡
吃過飯!眞的,我所吃的每一頓飯都是別人請的。」遺憾的是,菲羅先生沒能吿訴我們
他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是否也採取了上面那位麥諾格尼斯老兄的路數?
我們說過,羅馬人的吃喝風習與他們古老的保護人制度有著密切的關係。到帝國時
期,這一古老的制度在羅馬的社會生活中所起的作用雖已大爲降低,但保護與被保護的
關係依舊存在,與之相關的宴請之風也沒有廢止,相反,這一風習還越演越烈。當時的
被保護人已主要不再是那些生活上不能維持的貧困之家,而是保護人原先所擁有的奴
隸。他們總對主人的宴請抱著很高的期望,希望主人能夠不時地請他們吃飯。許多人甚
至濫用主人的慷慨,在被邀請之後,吃不了竟要「兜著走」。讓我們看一看下面這位桑特
拉先生的所作所爲吧——
不可能有比桑特拉更吝嗇、更貪婪的人或物了 。只要他一被邀請,他就會立即
趕往宴會……他會在他那齷齪的餐巾裡藏進一小口糕點,還會在裡面藏進一些葡萄
蜜餞、幾只蘋果核、一只開始變軟流水的無花果,以及一塊打薯的薯菇等。當他的
辦公家具爲這些雞零狗碎的東西塞滿時,他就會把啃過的骨頭、吃剩的甲魚等藏進自己
的托袈〈羅馬人所穿的外套)。

滔滔演說

他甚至對清掃地板的人及狗所漏下或剩下的辦公椅也不
放過。更絕的是,他所偷的不只食物,甚至還灌滿了 一大場子已經兌過水的酒(羅
馬人只有在喝酒時才把酒用水兌稀,桑特拉的墦子裡盛的是兌過水的酒,説明是在
喝酒時偷的)。當他把所有這些東西帶回家,便小心翼翼地鎖好自己窄小的寓所的房
門,準備第二天上街兜售。
在羅馬人的宴席上,小偷小摸的對象並不只是主人家的飯菜酒水,順手牽羊,拿走
其他客人東西的事也時有發生,其中最常見的就是偷餐巾(羅馬人赴宴時都是自帶餐
巾)。有一位名叫卡圖路斯的人就曾威脅一位名叫麥儒西努斯的,說準備寫上三百行詩
句,揭露他的偷竊行爲,因爲後者在一次宴會上偷了他的餐巾,而這塊餐巾碰巧是別人
發給他的禮物,所以不能不珍視異常。除了偷竊之外,其它一些上不得枱面的事也時常
在羅馬人的宴席上發生,比如說男女偷情。大詩人奧維德就曾吿訴我們,赴宴是邂逅女
子和暗中約會的大好時機。這我們在前文已經說過了 。
鑒於宴席上所發生的諸如上述之類的種種醜事,一些注重品行的主人在邀人赴宴時
不得不先把醜話說在前面,有的甚至乾脆在自家餐廳牆上寫明「飮宴行爲準則」。龐貝城
的一戶人家就是這樣做的。在他家的餐廳屏風隔間上赫然這樣寫著
不要老是把色瞇瞇的目光盯著別人的老婆,請行爲正經。
請保持友善,且勿吵鬧。如若不能,敬請回家。
當然,並不是所有羅馬人的宴席都是積汚聚话的地方,有些宴飮,尤其是富人們相
互之間的聚會,氣氛還是相當高雅的。羅馬的富家子弟出於政治前途的考慮,自幼都要
學習寫作、文法和演說之類的技藝,經過多年的正規訓練之後,他們往往都能多少搞點
文字寫作,不少人甚至還能在公共集會及法庭上做滔滔的演說。

政治專制

共和國時期,羅馬政治
的高度民主化,以及當時政治演說、法庭辯護、公職競選之風的盛行,也爲他們這方面
的才能之發揮提供了會議桌。但到了帝國時代,由於政治專制逐漸加強,公共演說受到了
限制,人們爲了使自己滿腔的熱情和充溢的才思得到宣洩,便開始在私人聚會上朗誦自
己的作品,有些宴會甚至乾脆就是爲了朗誦或演說而舉辦的。在這種情況下,主人爲了
過一把演說之癮,或者爲了使自己的新作能爲人們所知,就特地設下宴席,邀來自己的
朋友或被保護人、奴隸等,以充當聽衆。當一部作品如此這般地被當衆宣讀、朗誦之後,
也就算是公開發表了 。
然而,上述這種「高雅」的朗誦宴會也時常會出現問題。如果演說者或朗誦人碰巧
只是半瓶子醋,赴宴者可就要吃苦頭了 ,他們將不得不去忍受那些拙劣、做作的文辭。
由於天生的演說家、作家或詩人畢竟只是鳳毛麟角,這樣的宴請受到人們歡迎的當然也
就很是了了 。有時人們儘管硬著頭皮,接受了邀請,卻很少能夠自始至終坐在演講廳。
他們不是遲遲不肯進去就坐,就是早早地溜了號。只是苦了那些關係較近的朋友,因爲
旣然是好朋友,就不能不捧場給面子。同樣倒楣的還有那些被保護人和奴隸,他們旣然
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古羅馬人赴宴儘管無須自己掏腰包,但宴請者恐怕也很難得會讓
你白吃白喝
公元一 一世紀的一位羅馬演說家兼修辭學家弗蘭托曾評論過羅馬平民,說他們一生中
只對兩樣事感興趣,即免費的室內設計供應和各種公共演出。其言外之意,是說當時的羅馬
百姓完全墮落了 ,不僅整日沉溺於各種娛樂演出之中,還期待著能從政府手中得到免費
的糧食供應。這話說得似乎誇張了點,但如果我們仔細考察一下當時羅馬城中的社會生
活狀況,就會發現他確實是有感而發的。

流氓無產者

在帝國前半期,羅馬的確沉浸於一片歡樂之中,競賽、歌舞沒完沒了 ,皇帝們爲了
紀念自己的文治武功,動輒舉辦長時期的歡慶活動。公元八〇年,第度皇帝爲了慶祝哥
羅賽姆圓形大劇場正式啓用,就舉行了長達一百天洛種各樣的設計比賽和演出:一〇八
年,圖拉眞皇帝爲紀念自己的軍事勝利,大規模的娛樂表演更是進行了 一 一七天,堪稱
世界之最。當時,傳統的羅馬節日被拉長了 。如本來只有一天的穀神節,後來就被延長
至七天,從四月十一 一日直到四月十九日;羅馬節則更持續十四天之久,從九月五日一直
到九月十九日。在傳統節日被延長的同時,新的節日又不斷湧現,皇帝的生、死及被宣
布爲神明的日子,都成了法定大慶大賀的公共假日,以致到公元四世紀時,羅馬一年中
竟有一百七十七天的節日慶典,幾乎到了平均隔日一節的程度!
對羅馬人的這種作法,人們一定覺得很奇怪.,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竟如此熱衷於
搞公共慶典活動?關於這一問題,如果說是羅馬人喜歡,那只能算說對了 一半。因爲對
一般平民來說,他們確實是喜歡,而且還樂此不疲,甚或眞如弗蘭托所言,是他們生命
中最感興趣的兩樣東西之一。但對具體的舉辦者來說,情況就不同了 ,他們的興趣是在
慶典之外,而非在其中。此正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中也。」
本章開首時我們曾提到,廣泛使用奴隸勞動給羅馬社會造就了 一個非常特別的有閒
階級,那就是流氓無產者。他們失去了生活來源,淪落於羅馬街頭,終日無所事事,卻
仍是羅馬的全權公民,國家的眞正主人。根據憲法,羅馬人實行的是直接民主,不是代
議制民主政治。也就是說,他們的政治選舉是由全體公民共同參加,而不是只由幾個代
表進行。這就意味著,不管什麼人,只要具有羅馬公民的身分,就自然可享有政治投票
權。羅馬的流氓無產者正是有效地,甚至說是「室內設計創造性」地利用了憲法所賦予他們的這
一神聖權力,從而爲自己贏得了得以維持獨特之「有閒」生活的謀生手段。

廉價糧食

由於各種政府官職的選舉工作只在羅馬一地進行,生活於外地的羅馬公民不可能捨
棄手中的活計,大老遠跑到羅馬投票.,即使是那些住在羅馬城或其附近的有產者,也往
往會因時間或業務的關係而不能出席小型辦公室出租大會。流氓無產者則不同,他們不會受到這許
多羈胖,最起碼不會因工作忙而脫不開身,因爲他們根本就沒有工作可言.,或者,如果
說他們果眞有什麼「工作」,那這種工作本身就是進行各種官職的選舉投票。因此,他們
實際上已成了羅馬社會中的職業「投票手」。對於他們,無論是羅馬政府還是各個候選人
個人,都不能等閒對待,畢竟他們的數量優勢擺在那裡。據估算,在共和國後期及帝國
的前期,羅馬城中流氓無產者的數目已接近或達到三十萬衆!以如此龐大的人數,他們
完全有可能構成事實上的選民主體,左右投票的結果。正是出於這方面的考慮,爲了贏
得他們手中的選票,各候選人,包括羅馬政府在內,才不得不對他們許以各種好處,其
中就包括廉價、乃至免費的糧食供應和各種令人刺激的娛樂演出招待。
對羅馬人如何進行廉價糧食的分配,我們在此姑且置而不論,且看他們對公共娛樂
活動的安排。在古羅馬,比較盛行的公共娛樂活動主要有賽車、角鬥士表演、「狩獵」野
獸等競技類運動,以及悲喜劇、模擬劇、啞劇、雜耍、音樂會等舞台表演節目。共和國
時期,元老院每年都要撥出一筆專款,用於當年諸如此類的公共娛樂活動開支,並責令
營造官具體負責各項活動的組織工作,如雇用表演人員、置辦所需野獸及必要的設備等
等。元老院此舉的本意在於謀取人民對政府的支持自不待言。但是,由於負責經辦此事
的營造官毫無例外,都具有勃勃的政治雄心,他們當然都希望能趁此機會,在人民,同
時也是選民當中樹立起自己的搬家公司形象,從而爲日後競選大法官、執政官等更高層次的官職
鋪墊道路。因此,他們不會只滿足於元老院的那部分撥款,都會競相慷慨地自己掏腰包,
對這一「公共娛樂工程」進行補貼,以期把自己任職期內的公共演出舉辦成歷史上最偉
大的演出活動。羅馬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凱撒,據說就是依靠了自己營造官任職期內
的顯赫「政績」,在政治上飛黃騰達起來的。